第348页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作者:持续修仙
    第348页
    “楼下花园有块土地是湿的,变成泥坑了,它直接扑到上面打滚。”想起那个场面,韩郁辛就想扶额叹息。当然,他没这么做,因为现在手上都是泥巴。
    在泥坑里打滚?
    “坐在那里不要动,开始给你洗澡了。”韩郁辛简直心累,他打开淋浴头,试了试温度,让牧旬坐在那里不要动,然后开始给狗崽崽冲洗。
    木鱼乖乖待在原地,任由韩郁辛搓泡泡,它也逐渐露出原本的毛色。
    “你们相处得很好。”牧旬说。
    韩郁辛呵笑声,并不想说话。过了会,他道:“你们一大一小其实挺像的。”
    牧旬发出个疑惑的单音节。
    “在气人的方面特别像。当初跟你视频的时候,我每次都会心梗半天。”韩郁辛温声说着,给木鱼搓搓爪子。
    “有吗?”这牧旬还真不知道。
    “但是你们在其他时候,又特别讨人喜欢。”望着那蹭着自己掌心的木鱼,韩郁辛轻叹口气,生不起气了。
    韩郁辛:“刚开始让我养木鱼的时候,这小东西太闹腾了,简直就是拆家。我甚至怀疑,你就是想把小家伙扔出来,自己做个撸狗的白嫖党。”
    听着这话,牧旬眼神飘忽些许。
    韩郁辛继续道:“既然选择养了,我们确实该一起。只是后来发现,这小家伙在你面前特别乖,就是对着我闹腾。”
    说到这里,他有些牙痒痒,把木鱼推着露着肚皮躺下去,开始给它挠痒痒。
    木鱼四爪朝天扑腾着,然后打滚重新爬起来,扭头看自己的不断摇晃的尾巴。
    看着木鱼这个样子,韩郁辛轻叹口气,关掉淋浴头。
    牧旬轻笑声,拿着旁边的毛巾蹲下来给木鱼擦拭。
    木鱼摇着尾巴,眼睛亮晶晶的,讨好似的蹭蹭牧旬的手指。
    “别蹭我,铲屎官生气了,快去哄他。”牧旬把木鱼抱着换个边,脸对着韩郁辛。
    木鱼拿小脸蹭韩郁辛的手指。
    韩郁辛眼睛眯起,给抓了抓毛。“下次再滚泥巴,把你的毛给剃了。”
    木鱼尾巴猛地竖起来,汪呜汪呜叫唤着。
    “有异议?那下次再滚泥巴,就把你的鸡鸡给剪了。”韩郁辛笑得更加温和。
    感受到那冲天的黑气,木鱼吓得尾巴也不敢摇了。它吓得望向牧旬,黑葡萄似的眼睛似乎闪着求救信号sos!
    牧旬无视。爱莫能助。
    你不爱我了。
    木鱼含泪欲泣,尾巴委屈巴巴甩着,然后来到韩郁辛的面前,用小脑袋托起韩郁辛的手掌,耳朵半耷拉着。
    “汪呜qaq”给你摸。
    噗。牧旬捂住嘴角,遮住笑意。
    韩郁辛狠狠摸了把,这才收手道:“身上都是湿的。走吧,去吹风。”
    木鱼甩着尾巴,亦步亦趋跟着。
    吹风机声音很大,容易让木鱼受惊,所以两人都会在旁边,牧旬负责安抚安抚。
    两人合作,木鱼就变回了软篷篷干干净净的狗崽崽。它抖着身上的毛,绕着他们跑来跑去,尾巴跟着甩来甩去,神气到不行。
    疯了一天,神气了一会,木鱼就趴到小窝里面睡着了。
    卧室内,牧旬正在规划后面的行程。
    韩郁辛坐在旁边观看。牧旬是按照任务安排的,字数不多,但内容很多。“感觉突然情绪高涨。”
    “有吗?”
    韩郁辛将头枕在牧旬肩膀处,懒懒道。“有。”
    牧旬沉吟着添加计划,“可能是被粉丝激励到了。”
    韩郁辛垂下眼睑,目光眷恋且温和,“感觉很不错。”
    “是的。”待定下一个阶段的计划,牧旬退出app。
    “别忘了之前约好的旅游啊。劳逸结合,偶尔放松一下效率会更高。”
    “记得。我把计划空出来了。”牧旬说。这件事当然记得,很早就开始计划。
    “要不这次自驾游吧。一路开一路玩,时间到了就回来。正好带着木鱼一起。”韩郁辛提议。
    “可以。”牧旬说。
    “那我先去做个攻略。”
    牧旬没意见。
    之后又确定了几件事,基本就全部解决了。
    韩郁辛抬眼看向牧旬,过了会收回视线,“以后也这样吧。”
    暂定长期计划、细分短期计划,然后一步一步地,按部就班地走完余生。
    牧旬手上动作顿住,垂眸望向韩郁辛,过了会才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923:56:44~2021-03-3023:57: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明月清风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月清风100瓶;立一25瓶;希10瓶;西古君5瓶;清铃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50章
    闵亦,影帝。表演被惯称赞有灵气,很真实,代入感十足。
    被冠以封神的那部电影,是部浪漫而瑰丽的文艺片,细腻而柔和。
    他在里面饰演的画家,被粉丝们送上神坛。
    电影播出后,“能够演出这么温柔的角色,闵亦一定也很温柔。”这句话还变成了热评。
    而对于夸赞,闵亦的反应是,没有反应。
    既然是演的,就当不得真。
    闵亦知道,自己之所以能表现得那么好,演技比以前更加炉火纯青是原因之一,还有个原因是,他模仿了一个人——牧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