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作者:持续修仙
    第19页
    牧旬想了想,觉得不直观,于是举例道:“让原本看不上你的人,对你刮目相看。让舞台没有你,变成一种遗憾。”
    以着牧旬的假设顺下去,顿时大家觉得心情舒畅,止不住地兴奋。如果他们能做到牧旬说的那些,肯定会很高兴到疯,这点毋庸置疑。
    “所以,与其在这无能狂怒,不如抓紧时间提高水平。体验一下,逆袭的快乐。”
    牧旬这段话,让练习室内的气氛热起来。
    太好了,说得太好了!
    觉得我们表演不合格,觉得我们上不了舞台,那我们偏偏要惊艳给你们看!让你们不得不承认!
    都是群小年轻,正是情绪波动强烈,怀揣热血与激情的时候。
    谁没幻想做个超级英雄,当个逆袭式主角呢?
    “好!我现在就开始练舞!”
    “一起一起!我要跳得更好看!更帅气!”
    “带我一个!”
    有人犹豫下,抬手开口:“可是……就算把曲子练好了,我们也没办法上台啊。”
    此话一出,大家迅速安静。
    是的,这就是关键点所在。
    如果没有舞台,没有展示的机会,那么除了自己,他们的进步和成果,没有任何人能看到。
    “台上不行,就在台下跳。”牧旬道。
    他觉得这不是问题。
    舞台只是个小小的媒介,表演者才是灵魂。只要有心,哪里都能成为舞台。
    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干过。现在要做的,不过是将事情再做一遍罢了。
    虽然时间有点久远,但经验还在。
    牧旬打起精神,眼尾微扬,扬起抹意味深长的笑。
    “我们要做的,是站在在台下,却跳得比他们更好更耀眼。然后,抓住摄像头,抓住背后的人,抓住那些视线,让那些人只看得到我们。”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第11章
    轰得一声,全场炸开。
    他们眼睛亮得惊人,表情是期盼激动。
    “说得对,我们还可以在台下跳!”
    “如果跳得比台上的人好,怎么也得给几个镜头吧?”
    “我也觉得!”
    “还愣着做什么,快来练习啊!”
    “走走走!”
    闵亦见大家开始各自行动,整个精气神猛地蜕变,不由崇拜地望向牧旬。“牧哥,你太厉害了!”
    结束扫荡式讲话,完成反向输出,牧旬整个人虚得恨。“……没。”
    “真的超级厉害,没想到牧哥你口才这么好,就像在演讲一样!”以为牧旬是在谦虚,闵亦肯定地夸赞,想起刚刚的画面,不由兴奋地讲起来他就是个跳舞的,要口才做什么。以后混不下去了改行卖保险,讲脱口秀,还是当情感导师?
    “那个,”
    之前问话那人走过来,原本眼眶微红变成整张脸都红。他挠挠头,表情又是激动又是羞愧,肉眼可见地纠结,最后道:“刚刚是我太冲动,不好意思啊,用那种态度对你。”
    牧旬嗯了声,“情绪不好,能理解。”
    “我开始还不信,但现在我觉得你讲得特别对!我们要奋斗,然后打脸!你讲得实在太好了,还特别有道理,以后我要多练习,多听你讲话!”那人说。
    为什么听我讲。
    “……去吧。”牧旬无言。
    那人狠狠点头,然后跟被打鸡血似的转身离开。
    牧旬喝口水,心里觉得奇怪。
    感觉最近话说得越来越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牧旬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第一次长篇大论似乎是在……跟这小子见面的时候。
    望了闵亦一眼,他闭上眼睛,略带痛苦地叹口气。
    倦了。真的。
    时间来到主题曲拍摄当日。
    换上统一的西装制服,牧旬将水杯毛巾等可能会需要的东西装到包里,背着包离开。
    场地与这里有些距离,节目组是包车去的。大家要率先集合,以各自的班级为准排队。
    等牧旬来到走廊的时候,正好碰到闵亦在往下赶。
    闵亦看见牧旬走进来,整个人眼睛一亮,“牧哥,好巧啊。你穿这身可真帅!”
    牧旬身材比例很好,活脱脱的衣服架子。
    原本穿着那宽大普通的训练服,就很有辨识度。现在换上这个显身材气质的制服,就更加吸引人了。
    ……就是登山包跟西装的组合,看起来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很帅!
    闵亦站过去比划下,面露震惊。“你这腿,得到我心脏这块了吧!”
    “你太矮。”牧旬拉了下背包,将其背得高一点。他决定在面对闵亦的时候,尽量言简意赅,免得被同化。
    “没有没有,也就比你矮那么一丢丢,我还在长个呢,以后会变高的!”闵亦伸出大拇指跟食指,比划出跟牧旬的身高差距。
    “不够,”
    牧旬目光落在闵亦头顶卷发,悠悠道:“得算上头发虚高。”
    闵亦:?!
    “快点,时间要到了。”牧旬加快脚步。
    “等等,我们说清楚!”闵亦小跑赶上。
    来到集合场地的时候,大巴已经停好。
    见牧旬到来,f班众人自动让出第一个位子,喊人到前面去。
    大家面带笑容,时不时与旁边然交换个眼神。看上去平和快乐,但似乎暗藏波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