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作者:持续修仙
    第8页
    导演摸摸小胡子,笑得意味深长:“看来这次节目,会很有意思。”
    牧旬还在忙于熟悉歌曲。
    在跟众人的练习讨论中,能发现很多问题,有的虽然自己也能注意到,但发现需要时间。
    集思广益,有效讨论,节省时间,简直一举多得。
    原本只是几个人跟着牧旬跳,可是渐渐的,有人发现牧旬他们的整体效率很高,于是申请着共同练习。就这样,跟着牧旬练习的人越来越多。
    而牧旬在看了眼后,就随着他们去了。
    和三五个人是练,多几个人也一样是练,都差不多。
    莫名其妙的,就形成了导演和卉鞠在后台看到的那幕
    以牧旬为首,整个班级练习生跟随其后。
    白炽灯亮起整个练习室,铺满墙壁的镜子把面前所有东西囊括其中。
    镜子里面,牧旬双手垂下,眼睑懒散耷拉着。
    而当首个节拍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神猛地犀利起来,身体跟着同步律动。
    “哒哒哒,哒哒哒——”
    牧旬嘴里喊着拍子,力道从肩膀延伸到手腕,再蔓延到指尖,动作契合每个节点,给人以极度的舒适。
    音乐结束,他收回动作。
    如果说刚刚是肆意耀眼的晶钻,让人看到就移不开视线,那么现在则是沉稳内敛的黑曜石,不显山不露水,带着股岿然不动的淡然劲。
    “休息十分钟。”
    牧旬抛出这句话,走到角落处,拿起毛巾直接糊脸上。
    体力告竭,喉咙发干,头晕脑胀。浑身肌肉叫嚣着酸痛,隐隐约约要抽筋。
    底子太差,这种感觉估计得持续段时间,等习惯后就不会有了。
    牧旬抓下脸上的毛巾,坐在地上不说话,尽量快点恢复体力。他拿起杯子想喝口水,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一滴没剩。
    “……”
    牧旬随手放下杯子,想着干脆忍忍得了,眼前却出现一瓶水。
    闵亦不知何时站在旁边,把手里的杯子递到牧旬面前。
    “喝我的吧,不介意对嘴。”
    第5章
    牧旬应了声,拿起旁边空的水杯,拧开盖子举在半空,还轻轻颠两下。意思很是明显,让闵亦倒点给自己就行。
    闵亦脸上露出失落,乖乖给人倒水。
    牧旬狠狠灌一大口,顿时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谢谢。”
    “你帮了我们那么多,这些都是小意思~”闵亦顺势到旁边坐下,看上去比刚来f班时精神不少。
    a班的时候,因为教学速度很快,他一不留神就会成为拖进度的那位,整天绷得特别紧。
    大家都特别厉害,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一样,学习注重方向也不一样。大家有各自的野心,都想成为领头的那个,但又不服谁,也因此众人更偏向于零散练习。
    刚刚所有人共同练习的状态,是a班所没有的,甚至其他班级可能都没有。
    而区别就在牧旬身上。
    这人虽然没有刻意显摆,但确实有种让人信服的气质。那是由内散发开来的自信,很容易会吸引其他人靠近。
    闵亦想到自己的考核失利,想到自己从a班降到f班,像是被泼了盆冷水,瞬间从亢奋中清醒过来,心里变得空落落的。“跟大家一比,我就差的太远了。”
    他看了眼牧旬,见对方神情淡然,但确实在耐心听,不由升起倾诉的念头。
    “这个主题曲我其实练了很久,效果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站在摄像头前面,看着对准我的镜头,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前面的a班成员,每个都跳得特别好,感情到位零失误,而我却在前半段就开始出错。”
    “当时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我,认为我不该失误。我让大家失望了,不像以前那么优秀,粉丝们也许会觉得我不再值得他们喜欢,也许……”我不适合这条路。
    闵亦声音逐渐低下去,表情黯然。后面的那句话他没讲出来,因为实在是太负能量了。自己一直都是给人带去阳光的,这么倒苦水真不像自己。
    “哈哈哈,我说了很奇怪的话。”闵亦看向牧旬,脸上重新挂上笑容。
    原本他就是想来跟人套套近乎,交个朋友,没想到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发展简直莫名其妙。
    但说都说了,也不后悔。只是不知道,牧旬会是什么反应。这还是他第一次说这些,想到接下来可能听到的话,心里又期待又紧张。
    牧旬默默听完,把刚喝的水咽下去。
    看来从a降到f,对这小子的打击很大。
    其实这压力不是一天两天铸就的,而是逐步渗透的过程。从拿到首a开始,就有股压力伴随着他,慢慢加强、将他逐渐吞没,直到这次降级到f的事情出现,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摆在牧旬面前的,有两条路。
    如今是闵亦的低谷期,对方整个人陷入自我怀疑,只要顺势推一把,就会彻底击溃心里防线。失去自信会让光芒消失,闵亦就没了竞争力。
    原本剧情中的出道成员之一,未来影帝,将会就此消失。自己的对手也会少一个。
    有个声音在心里响起
    [现在,用最冷酷的话击倒他,将他的信心捏碎在脚下,让他无法继续站下去。]
    [优胜劣汰,没有人会在意失败者,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当初那场预谋的车祸,也没谁考虑过你的后果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