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页

    男n号上位指南[快穿] 作者:持续修仙
    第161页
    不留意间,信息素顺着主人的心思溢出来些许,缓缓飘向心上人。
    “我没笑了。”
    轩宇调整一下面部表情,显得有些无辜,但他眼中笑意还没有消散。
    这时候,鼻尖嗅到alpha的信息素,属于彰泽岚醇厚的红酒味。
    它试探着勾引,身体内原本平静的信息素□□起来,蠢蠢欲动的模样,让轩宇动作一僵。
    这次不同以往,两人距离很近,效果呈现几何倍增长。虽然彰泽岚表现的犹豫,但信息素还是暴露了她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接触到轩宇后便直接锁定,让他无路可退。
    彰泽岚暗道不好,情绪波动下竟然没控制住出了这纰漏。她见轩宇不太对劲,有些担忧地伸出手。“你没事吧?”
    燥热从心底升起,两人匹配度极高,加上心里的喜欢,在一放刻意引诱下,轩宇根本无法把持。他抬起手,遮住自己失态的表情。
    冷静,冷静一点。
    就像水加热完成沸腾,火山达到临界点喷发,信息素在体内肆虐着,最后完成了质变。
    轩宇眼睛微睁,忍不住弯腰蜷缩在椅子上。
    与以往都不同的感觉......发热期?
    他听到了彰泽岚的花,也听到对方话里的担忧,可现在轩宇实在没有力气发出声音。现在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造成失控的结果。
    属于轩宇的信息素疯狂涌动,比之前浓烈很多,彰泽岚心神在一瞬间失守。
    听着这人压抑的气音,彰泽岚不自觉走到他身边。
    “发热期?”彰泽岚觉得喉咙很干,她勉强拉住最后一根理智的弦。
    启动包厢的隔离模式,将轩宇的信息素隔离在包厢内,她随后问:“你的抑制剂在哪?”
    轩宇此刻被冲击到无法动弹,他勉强说了句。“口袋。”
    口袋?
    彰泽岚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乘人之危可不是自己的风格啊!来到轩宇身边蹲下,她伸出手开始寻找。
    今天气温有些高,因此轩宇穿了件衬衫,当彰泽岚伸手放进口袋寻找的时候,仿佛她已经触碰到自己的肌肤。
    发热期让轩宇格外敏感,衣料摩擦感仿佛被放大了数十倍。
    一道闷哼响起,闯进彰泽岚耳中,让她名为理智的弦猛地绷紧。
    上衣口袋没有。
    那就只有裤子口袋了。
    彰泽岚视线下移,她现在状态也不好,鼻尖满是属于对方的信息素,随时都在发狂的边缘徘徊。
    该死,到底在哪?!
    终于找到抑制剂,彰泽岚松了一口气,但心底更多的是失落。
    如果没有抑制剂就好了。
    她将其给轩宇注射,然后偏过头,让自己冷静点。
    但很快,彰泽岚感觉到不对。
    为何对方信息素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明显了。
    “你……”抑制剂失效了?
    彰泽岚刚说了个开头,就被轩宇拉住。
    不知何时,轩宇放开浪捂住脸的手。他注视着彰泽岚,那双眼满是温柔,仿佛看着世间珍宝,带着珍惜与喜爱。
    “问题有些唐突,你觉得我怎么样?”
    因为要抵抗本能,轩宇声音有些低。
    身上信息素将彰泽岚缠绕其中,让她呼吸一窒。
    “喜欢我吗?”
    他继续说。
    被蛊惑一般,彰泽岚将心里话如实交付。
    “当然,我爱你。”
    原本想说喜欢,但不知为何,改成了这个字,明明以前觉得肉麻得要死。
    “那就咬我一下。”轩宇道。
    听到这声音,彰泽岚心里一颤,她早就想这么做了,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轩宇伸手,将对方拉过来摁在自己怀里,他抚摸着对方后颈,然后把自己的腺体部位暴露出来。
    “咬住它,完成标记,我就是你的。”语气很轻,仿佛羽毛划过皮肤。
    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完全断裂。彰泽岚张嘴,死死咬住轩宇颈部皮肤。
    腺体被狠狠咬住,让轩宇有片刻晃神。彰泽岚的信息素缓缓融入到腺体中,他原本的气息多了丝变化。
    发热期被暂时稳定住,暂时标记完成。
    但这只是开始。
    “我可以继续吗。”彰泽岚说着,但没有等轩宇说话,她就直接把人往旁边一推。
    看着处于身下的轩宇,她眼中火热的情绪再也遮掩不住。本能让她迫切想要继续,但同时,心底又有个声音告诉她,要再等一等,等等对方的回答。
    轩宇后背抵在桌子上,虽然他此刻处于被动状态,身体因为本能发软,但眼中依旧保持着冷静。
    见对方此刻努力克制的模样,轩宇忍不住笑了下。
    “当然可以。”他一手托起彰泽岚的下巴,与其来了个深吻。
    信息素缠绵在一起,逐渐融合,产生奇特的化学效应。
    …
    两人拥抱着躺在宽敞沙发上,如今冷静下来,彰泽岚才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变故发生的太快,让她现在想起来,都有一瞬间的恍惚。
    可嗅觉是真实的,触感也是真实的,刚刚的一切都在告诉她,事情是真实的。
    “在想什么?”轩宇问。
    彰泽岚眼神微动,最后开口:“抱歉,我刚刚没有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