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页

    不喜欢 作者:67852413
    第4页
    大多数时间周宣都很忙,毕竟他是一家大公司的一个部门负责人。直到那天,周宣公司的总经理欧阳哲邀请我们去他家庆祝公司的一个大项目上线。
    b市总是要比我的老家开放的,就像周宣和欧阳哲的同事好友们都知道他们俩是gay,都知道周宣跟陈义谈了三年恋爱分了,都知道现在我是周宣的男朋友。
    我跟欧阳哲当然是通过周宣认识的,那天周宣回来以后加班到很晚,第二天一早就又赶去了公司,却把一份文件落在了家里。所以他给我打了电话让我送过去。
    我拿着文件在一楼等他下来拿的时候,碰到了正在等电梯的欧阳哲。当时我只是侧头看了看,心里吐槽着,这个点才来上班,一看就是个老板级别的人物。电梯响的时候,周宣从里面走出来,跟欧阳哲打了个招呼。
    “欧阳,早。”
    我把文件递给周宣,欧阳哲没着急走,问道:“这就是你新男友啊?”
    我听说过欧阳哲的名字,他是周宣的好友,所以我笑着对他说:“嗨,欧阳先生。”
    欧阳哲也冲我笑了笑,学着我的语气说:“嗨,于溪。”
    我眼睛一亮,看来周宣有把我的名字告诉他的好朋友。
    第03章 喜欢和放弃
    “从那之后…”
    讲到这我顿住了,陈佳佳看着发呆我的,催问道:“从那之后怎么了?”
    我犹豫了一下,换了四个字。
    “聚会那天…”
    聚会那天,欧阳哲的别墅里一共去了三十多个人,有的人像周宣一样带着“家眷”。除了周宣和他,我也就只认识陈义了。
    陈义并不是周宣他们公司的人,他是那个合作项目另一方的。
    周宣和欧阳哲一起跟在场的许多人交谈,虽然他并不喝酒,却也跟他们聊得风生水起。我这么一个完全插不进去话的人自觉地找了我最爱的角落吃吃喝喝。
    等我从一堆甜品里抬起头来时,环顾了一圈,就看到周宣正往露台走过去。
    我知道周宣其实并不喜欢人多的场合,猜测着他是不是被吵得头疼了,就想凑过去看看。当我走到露台口的时候,就看到露台上,周宣跟陈义抱在一起。具体点说,是周宣把陈义抱在怀里,而且正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我发愣地站在那看着,身后贴过来一个人,一只手遮住了我的眼睛,我听到欧阳哲在我耳边说:“别看了。”
    突来的黑暗让我没忍住眨了眨眼,睫毛刷在欧阳哲的手心上,炙热的温度氲湿了我的眼眶。
    抬手拉下欧阳哲的手,我从他怀里出来,转身往角落的沙发走去。
    欧阳哲跟着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喝下了一整杯酒,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欧阳先生,你喜欢我是吗?”
    欧阳哲有在追我的,虽然我一直也没当回事儿。
    他似乎并不意外我会问这个问题,回答得挺干脆:“是,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可我喜欢周宣。”
    “可周宣不喜欢你。”
    我点点头:“所以啊,不要喜欢我,不要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不会有好结果的。你看,我现在很难过,你没有必要变成我这样。”
    欧阳哲并不赞同我的话:“那为什么,不试着放弃周宣,试着跟我在一起呢?”
    “呵…”我笑出了声,“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只要周宣肯好好看看我,或许他就会放弃陈义,喜欢我。可是你看,到现在他都没有…”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欧阳哲依然反驳着我,“跟我试试,你不会后悔的。”
    刚刚的那杯酒似乎挺有后劲,我觉得自己脑袋有点发晕了,不自觉地歪头看着欧阳哲,他的眼里有着像我当初追周宣时一样的倔强。我觉得我不能再继续跟他多聊了。
    “欧阳先生,你相不相信,解决情感问题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快刀斩乱麻?”
    “什么意思?”
    “我放弃周宣,你也放弃我吧。”
    欧阳哲不理解地看着我:“你想怎么做?”
    我冲他笑了笑,侧头看了眼正朝这边走过来的周宣,然后起身迎过去。
    “要回家了吗?”
    周宣大概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他像往常一样牵了我的手,冲我身后的欧阳哲说:“我们先回去了。”
    我没有再回头看欧阳哲,只是听到他说了声“好”。然后周宣就拉着我走了。
    还是欧阳哲告诉我的,三年前跟陈义在一起的时候,周宣就戒酒了,因为陈义不喜欢酒。而我唯一见过的那次周宣喝醉,是因为陈义坚决的拒绝让他太痛苦了。也就那一次,之后的周宣依然滴酒不沾。
    我坐在副驾驶上的时候,周宣靠过来帮我系安全带。我看着他靠近我,触碰我,又远离我,脑子里晕晕乎乎地想着,这个男人平时粗鲁得要死,有时候却又温柔得可怕,明明不喜欢我,却有时候能对我这么好,但又不会给我更多。
    到了周宣家门口,我借着酒劲儿耍赖抱着他不撒手,他却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回抱我,我抬起头看他时,他眉头皱得跟我当初向他表白时一样深。他大概是感觉到我的不对劲了,就像我感觉到他更不对劲了一样。
    我冲他笑了笑,开了门径自回我的客房去了。身后的周宣如我所想地没有叫住我,没有说任何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