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不管是两个舅舅还是大伯姑姑,都没有欺负只是高中生的我,反而出钱出力帮着我料理了父母的后事。我坚持自己一个人搬回老房子住,他们又帮着我把单元楼那边租了出去,每个月都会有房租准时打到我的银行卡上。

    高中毕业,我考到了b市去上大学,这两个城市都算得上一线,只是一南一北,相隔甚远。

    亲人们的联系方式还留着,只是并不主动联系。每家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就算是亲人也不可能围着我转。我的冷淡在大三的时候终于得到了同等的反馈。我那时候是真的松了口气,对我来说,与除了父母以外的任何亲人接触都是一种累赘。因为我觉得,如果他们知道我是个同性恋,大概就不愿意再跟我过多接触了。毕竟,我爸妈去世前知道我的性取向后,也对我冷淡了许多,我知道他们甚至开始考虑要二胎了。只可惜,没有后来。

    大四最后一个学期,我开始焦虑,纠结着是留在b市还是回老家。我其实一直想在老家开个咖啡店的,三年多下来,我还是没能习惯b市的南方气候。不过那时候学校要求要有实习工作,我就随着大流,开始找家教的兼职工作。

    我就是这么认识周宣这个单亲爸爸的,记不清他是沟通的第几个家长了,反正是跟之前几个没什么区别的沟通,不一样的是他雇佣了我,而我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心中就产生了压抑不住的悸动。

    周宣的女儿叫周楠,刚上小学二年级。我感慨着,现在的孩子真可怜,二年级都要有家教。当然很快我就知道,周楠的成绩实在是差得一塌糊涂,她的确挺需要个家教的。

    第一次上周宣家的时候,周楠看着我鼻子里喷出个不屑的音节来。周宣一巴掌呼撸在她脑袋上:“对老师尊敬点。”

    周楠终于不大情愿地叫了我一声“老师”。

    我心情很好地跟她寒暄几句,跟着她去了她的卧室,让她拿出课本来。

    周楠其实挺聪明的,不过她好像并不想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总爱跟我扯一些她们班谁喜欢谁,谁讨厌谁的八卦。

    “我们班好多人都在搞对象,老师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我老实回答,在心里补了一句:但是我想跟你爸谈恋爱。

    “老师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信。”又在心里补了一句:我对你爸就是啊。

    “我才不信。”周楠小朋友翻个白眼,“我不会轻易地谈恋爱,我希望我的初恋就能一辈子地走下去。”

    这我倒是很赞同:“我也是,初恋总是最难忘的。”

    大概因为我是第一个跟她认认真真谈论情感问题的成年人,一个月下来,周楠这孩子明显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我也从她嘴里套出了不少周宣的信息。

    “等等,陈义,是个男的吧?你说你爸跟他刚分手,你爸喜欢男人?”

    周楠冲我翻了个白眼:“怎么,你歧视同性恋啊?”

    我摇摇头:“没,就是挺惊讶。”我才不会歧视我自己。

    周楠“哼”了一声:“不知道我爸怎么想的,小义叔叔那么好,他竟然跟他分手了。虽然是小义叔叔甩的他啦…太不争气了!”

    我有些汗颜地看着这个小女孩拿手里的笔使劲儿在纸上戳着点点,心里想着,看来这孩子对那个叫陈义的男人还挺有感情,如果让她知道我想追她爸…希望暴风雨来得平静一些吧。

    第02章 追求和恋爱

    周楠肯跟我讲陈义,却从不跟我提她妈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二十六岁的周宣是怎么有的周楠这个女儿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周楠的确是周宣亲生闺女。也就是说,周宣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有了周楠。但是那个时候他刚跟他谈了三年的前男友分手,所以这位爷就算不是同性恋起码也是个双。

    我发誓我那时候真的是认真地想找个小学生家教的兼职工作,可谁让小学生她爸一下子就让我沦陷了呢?所以,确定周宣是单亲爸爸,并且刚跟他前男友分手之后之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展开了追求攻势。

    我这人挺直接的,那天晚上周宣把我送出门的时候,我一手把他从门内拉出来,另一手关上了门,然后看着一脸惊愕的周宣说:“周先生,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试试行吗?”

    周宣回过神来的时候抹了把脸,发出了一个饱含复杂情绪的音节:“艹!”

    我继续说着:“我是认真的,这些天我对你了解的也不少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把我自己的事都讲给你听。我知道你刚刚跟你前男友分手,不过我觉得这个时候咱们俩更容易成功在一起,所以我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

    话是这么说,可是直到后来跟周宣分手,我都没有机会跟他讲我的事,因为他从来不问,他不在乎。

    周宣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我头一次见到你这样把‘趁虚而入’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的人。”

    “我是个诚实的人。不过,我没看出来你现在哪儿‘虚’了。”我戏谑地看着周宣,“你要是真‘虚’的话,我可以帮你补回来。”

    周宣的眉头一点都没松:“这一个月下来,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个性格?”

    我笑着:“你喜欢吗?”

    周宣认真地说:“不喜欢。”

    我撇了撇嘴:“反正我喜欢你,我要开始追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