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睛没了,那黑色东西是什么?不行了不行了,呕~”

    听到周围的对话,贺儒钰不禁皱起眉头。他看了眼付诡的表情,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没有听到任何话似的。

    “那信真是你写的?就公告栏那的!”这时候一人冲付诡大喊,语气带着明显的调笑,是不嫌事大的那种类型。

    贺儒钰来到公告栏旁边,只见上面贴着一封信。

    这是封告白信,告白对象是校草。这本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毕竟每天给校草写告白信的人数不胜数。

    而引起讨论的原因是,这告白信的表达十分露骨,语言极其粗暴,简直就是篇黄/文。而在纸面的旁边用很粗的笔标注,写这封信的人是付诡。

    所有要素综合起来,结论显而易见!

    场面立刻就像是往油锅里加水,立刻沸腾了起来。

    此时主要分为三类人。

    一类是校草的忠实拥护者,觉得自己的校草被沾污了,坚决抵制付诡,要教训付诡为偶像找回场子。他们骂的最凶。

    第二类是吃瓜围观者,看热闹不嫌事大,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这样才更好玩,因此起哄得格外厉害。

    第三类是漠不关心的人,对此表示并不在意,只是个冷眼旁观者。

    “说点什么啊,你是怎么写出来的?给我们仔细讲讲呗!”

    “艹,恶心死我了,我们学校怎么有这种人?”

    此时付诡周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各种眼神聚焦在付诡身上,嘲讽的、鄙夷的、厌恶的......

    这封信不是付诡写的,光是字迹就不一样。

    整封信没有落款,这些人仅仅凭借那个不知真假的标注,就直接定下事实,轻易给人判下死刑。

    他们觉得这是个大新闻,是个可以引起爆炸的谈资,迫切想要知道更多,却没有人关心真相,也没有人关注当事人感受。

    叫嚣声与怒骂声一起,混合交织着压在拥挤的操场里,与炽热的空气一混合着,让人有种窒息的错觉。

    贺儒钰站在公告栏旁边,看着这些人把付诡围住,看着嘴角日常挂着的弧度压下去。他食指抽搐似的动了下,抬手一把撕下上面的告白信,灵仆凭空出现,瞬间将整个操场控制住。

    “安静。”

    画面静止。

    原本还闹腾着的操场,刹那间落针可闻。

    作者有话要说:  快完结了,还有个四五六七章的样子

    第45章

    原本的笑声与质问消失, 旁边人狰狞的表情还在脸上,陡然静止的画面显得有些奇异。

    一个人表情不变,但眼中情绪却逐渐被茫然惶恐所替代, 与那嬉笑表情交织在一起,形成种奇异的冲击力。这种变化很慢很慢, 像是电影里面拉长的慢镜头, 莫名的吸引人的注意力。

    贺儒钰拿起手上的告白信看了眼,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只是穿过人群来到付诡面前, 带着人往外面走去。

    付诡看了眼操场上面的众人, 跟着贺儒钰离开。

    在两人消失的刹那,静止的画面开始变动。

    他们没有前往教室, 而是去了个无人教室。

    贺儒钰来到桌子旁边把那封告白信展开, 盯着上面的字迹和标注,琢磨着这封信的来历。

    而付诡则站在桌子旁边, 保持着十足的安静。见贺儒钰还在研究那封告白信,他伸手把那封信抓到自己面前。“别看了。”

    贺儒钰的视线顺着信转移到付诡的脸上。

    被这么盯着, 付诡抿了抿唇,又补充句。“没什么可看的。”

    “这不是你写的, 很明显是有人污蔑你。”贺儒钰说话很缓和, 但语气却很坚定。随后他开始说明论证自己的观点,“你的字迹跟它不一样, 你从来不用这种信, 而且——”

    “字迹可以改变,我可以用这种信封,只是你不知道。”付诡微微低下头, 却是在辩驳贺儒钰的观点。

    别人给你找证据,结果你在这里自毁证据。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哪有这样的。贺儒钰眨了下眼睛,第一次见这种情况。

    “在他们眼里,我就是阴沉孤僻的形象,比起其他人,在这些人的心里,我做的可能性更大。形象足够坏,再坏一点也没事。”付诡说。

    “只要去把事情解释清楚,改变大家对你的印象就行了。”贺儒钰说。

    “这种事情不需要解释,解释也只是白费力气。”付诡直接说。

    “总归该试一试,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不该被这样误会,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如果让大家知道你的为人,肯定能交到很好的朋友。”

    “别说了。”付诡把贺儒钰的话止住,“我们按照之前的状态就行,然后等你要离开了,跟我说一声。不需要做这些。”

    “什么?”贺儒钰微微一愣。

    “父母离开之前,会把我交给亲戚。这个亲戚不想要抚养我,会想办法让另外的人领养我,另外一个人会把我交给下一个。有的人会直接赶我走,有的好人会提前用试探的语气跟我说话,你那时候的语气,跟他们很像。是在离开之前做暗示的样子。”付诡表情很是冷淡,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可是嘴唇却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抖。

    “不是......我没有想抛下你。”

    “你会离开我吗?不要骗我。”付诡直接问出这个问题,然后就这么看着贺儒钰,认真观察对方每一个表情的变化。

    当然不会。贺儒钰觉得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他是想让小付诡交朋友,但那是因为觉得这样能让小付诡更开心地成长。如果小付诡不愿意也没关系,那就自己来充当那个朋友好了,左右都有自己在旁边引导,总不至于走歪。

    这小子好像突然进入某个死胡同,整个都开始钻牛角尖。

    贺儒钰刚刚准备开口,恍惚间却突然看到某种情景:

    【那个画面里面,小付诡因为告白信被污蔑,尝试解释但没有人相信,一致认为付诡说的话都是狡辩。校草的后援团因为这件事,开始刻意针对小付诡,在有心人的宣传之下,整个学校暗暗掀起抵制付诡的潮流,整蛊对付小付诡成为了一种风尚,一种会被大家称赞的壮举。

    小付诡被大家针对了,也经历了很多。老师也有尝试介入,但明面上解决地很好,往往下一秒就会被变本加厉地报复回去。

    小付诡每天都在学校经历这些,过得十分压抑,没有任何人能帮助到他,每天都变得十分漫长。

    让小付诡坚持下来的动力,就是把一个月后的考试考好,然后考出去,远离这里。

    小付诡等到了考试的时候,完成了考试。似乎觉得考得不错,他一直以来压抑的心情都轻松了些。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