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我还想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有鬼印在身上,我不能主动吞了你,玩玩还是可以的嘛。”随着声音传出,王二现出身影。他看着付诡快速逃跑,也没有急着追上去,而是淡定地说着些威胁的话,像是猫逗老鼠一样。

    可不就是猫逗老鼠嘛,对于王二来说,付诡真的跟只老鼠没什么两样。

    付诡可管不了那些,他只是拼命跑着。虽然身上没有几两肉,跑步的速度却很快,都是在被恶鬼追的过程中练出来的。

    距离约定的位置,还有大概一百米。

    后面的王二离付诡越来越近,付诡能听到对方的笑声。王二总是喜欢笑,不管是做什么,脸上永远是夸张到变态的笑,笑声一下又一下,就像是生命的倒计时。

    付诡能感觉到,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了。而他的体力也快要耗尽,速度开始减慢。

    这时候,脑海里面浮现那句话。如果坚持不住了,就喊贺儒钰这个名字。真的要喊吗。

    付诡有种感觉,似乎只要喊出这声,就会有什么变得不一样。

    贺儒钰站在原地,一直留心观察着局面。按照付诡如今的实力,成功跑到约定地方的可能性极低。因此面对的就只有两个选择,被王二追上,或者喊自己的名字。

    他这是在逼着付诡选后者。如果喊出自己的名字,就相当于交付出最基础的信任。自己回应了他的话,不管付诡承不承认,贺儒钰这个人,都会在其心里占据不一样的位置。

    【......宿主,不愧是你。】了解贺儒钰的打算,系统表示自叹不如。

    “在我生活的那个地方,掌握这类技能是刚需。”贺儒钰继续观望。

    【没有掌握的人会怎么样?】

    “你不妨猜一猜。”

    并不想猜。

    【那如果付诡没有喊你——】

    “那样的话......”贺儒钰声音低下去。

    此时付诡猛地转回头,硬生生抗住王二的一道攻击。被王二攻击到,身上的黑色疤痕像是活过来一样,爆发出黑色的光芒,这是鬼印受到侵\\犯时候做出的反应。

    突然的变故让王二反应不及,付诡抓住时机继续跑,等来到越好的地点时,他终于支持不住,踉跄着往旁边倒去。

    贺儒钰及时把人接住,阻止其摔倒的趋势。

    与此同时灵仆凭空出现,开始了对王二的围剿行动。

    惨叫响彻整个半空。

    鬼印动乱让付诡痛得直哆嗦,但他却顾及不到那些,拼命睁大眼睛看着王二,看着王二狼狈地到处打滚,看着王二在那里痛苦地哀嚎。

    他一眨不眨,把一幕幕记在脑袋里、心里。

    系统波动起伏,数据还在分析刚刚贺儒钰心里的回应。

    它问贺儒钰,如果付诡没有选择向他寻求帮助,那么计划不就是泡汤了吗。

    而贺儒钰的回答说:“那也没有什么。反正我真正想做的,是让付诡看看王二的下场。”

    想向付诡证明,这些东西是可以战胜的。

    想让付诡知道,他心里想的那些都是能实现的,所以不要怀疑自己,坚定往前走就行。

    第43章

    最终王二整个消散在原地, 整个场景里面只剩下贺儒钰跟付诡两个。

    等到这个时候,付诡才舍得眨眼。完成一直以来都想要完成的事情,这无疑是十分让人振奋的, 他心里有种大石头落地的感觉。

    那些强大的恶鬼不是无敌的,不是不可战胜的, 它们也是能被消灭的。想到这里, 付诡就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整个要笑出声。

    而随着绷紧的精神放松, 鬼印被激活产生的反噬, 入怒流朝付诡席卷而来。

    像是终于忍受不住, 付诡呜咽了声, 随后很快死死闭住嘴巴,不让自己泄露任何声音, 好像这样就是在示弱似的。

    虽然贺儒钰是觉得, 如果付诡没有寻求帮助,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左右也不会放任对方出事。可他没想到的是,付诡为了完成约定, 居然不惜刺激鬼印牵制王二。

    看着痛苦蜷缩着的付诡,贺儒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表现......合格吗?”付诡断断续续问。他觉得贺儒钰提这个条件, 大概是为了考验自己。之前他从贺儒钰的话语中知道, 对方是准备来这边消灭恶鬼的,其中名字大多都在自己的黑名单里面。

    付诡需要跟着贺儒钰, 想要亲眼看看那些恶鬼的下场。他要表现得好, 得让贺儒钰把自己留下来,就算刺激鬼印也无所谓。他想表现自己,不让自己显得太过于弱小。

    “很厉害了。”贺儒钰说。

    见付诡实在是痛苦, 贺儒钰抬手拂过对方额头,下一秒,付诡便失去意识般沉沉睡去,表情似乎还带着释然与轻松。

    准备让灵仆把人抱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袖子正被死死抓着。

    啊......贺儒钰犹豫了下,还是没把袖子拽出来,而是索性自己踏上灵仆肩膀,让灵仆带着他们俩一起往里面走去。

    没错,贺儒钰并没有选择立刻离开,而是选择去王二老宅探探情况。

    通过某白裙子的小道消息,王二藏着不少好东西,正好可以去看看。

    贺儒钰来到王二住所,让灵仆代替自己翻找,自己则带着付诡到沙发坐下。把付诡放到沙发上面,他则坐在旁边,不近不远正好能让付诡拉着。

    灵仆开始地毯式搜索,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就拿到贺儒钰旁边堆上。而随着进度推进,贺儒钰旁边的小堆越来越高。

    当付诡恢复意识,睁眼就看见贺儒钰正拿着什么东西观察得入迷。

    察觉到付诡醒了,贺儒钰偏头望向对方。

    付诡没有立刻说话,他只是看着那之前还威风堂堂的灵仆,此时左手拿个东西,右手搬个板子,正在尝试将它们堆到聚集的小堆上面。

    而随着那板子往上面一放,原本就堆的格外扭曲的“小山”,终于还是禁受不住生活压力,哐当往旁边倒下去。

    这一下起的连锁反应,连带周围堆好的东西也被带倒,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原本还科学分类摆放整齐的战利品据点刹那毁灭,变成一妥妥的车祸现象。

    变故发生得太突然,让付诡原本就很懵的脑袋,此时变得更懵了。

    “这……”

    “这里是王二的地盘。”看清楚付诡的疑惑,贺儒钰贴心给予答案。至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他选择适当忽略跳过。

    见自己闯祸了,灵仆赶紧重新活动起来,开始继续战利品盘点工作。这次倒是不敢像刚刚那么嚣张,整个收敛起来,巴不得一个人占半个人的空间。

    “王二看起来疯癫,实际上有的东西还真不少。”贺儒钰随时拿起一沓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