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付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只是觉得,看着眼前的这个画面,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付诡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街道旁边有个包子铺,每次包子好了的时候,蒸笼上面都会冒出热腾腾的白气,还有很香很香的味道。

    那时候的自己还不知道怎么赚钱,饿了也没有钱买吃的,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别人吃包子,一边听着肚子咕嘟咕嘟地叫,一边想象着是什么味道。

    包子又白又软,手指轻轻按下去就会有个小小的坑,任何又缓缓变回去。里面的馅肯定特别鲜美,一口咬下去会有汁水溢出来,巴不得把舌头也给咽下去。

    对于那时候的付诡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一个刚出笼的热包子。包子离他特别近,旁边很多人都在吃。包子又离他特别远,怎么也碰不到,因为那是要钱的,而自己没有钱。

    渴望又退却。

    而现在付诡的感觉,跟小时候看到买不到的包子的感觉一样,甚至要更加强烈。

    而被那双琉璃似的眼睛注视着,付诡觉得好像一切伪装都不复存在,心底的阴暗与自卑全部无处遁形。想起来自己脸上的疤痕,付诡控制不住地低下头,想要掩盖住脸上的这些东西。

    贺儒钰一直都在教室里面待着,自然也目睹了付诡回来的整个行为。

    他真没想到付诡的过去是这样的......经历这么多都没有长歪,真的很厉害。不愧之后有那样的成就。贺儒钰见青年像是害怕似的低下头,轻轻叹口气。

    考虑到付诡对鬼这一类的抵触,贺儒钰并没有立刻上前套近乎。他将手搭在窗户边框的小把手上,微微用力往上抬。

    啪嗒。

    窗户被推开,而贺儒钰则往旁边移动点位置,给付诡翻窗户留出空间。

    听到窗户移动发出的声音,付诡不由看过去。

    “这边进来。”贺儒钰指了下窗户,同时露出个浅浅的笑。

    付诡在看到笑容的那一刻重新垂下头,让刘海遮住自己的眼睛,这样就不会透露自己的表情了。

    看着眼前的窗户,付诡犹豫了下,一只手撑着边沿翻到里面。他翻过很多次窗户,这次绝对是最认真的,至少不会显得太狼狈。

    进入教室,付诡来到自己的位置旁边,把地上的课本捡起来。

    之前他倒到地上的时候,手不经意把桌子上面的东西弄到地上。此时捡起来的课本上面,还有几个灰扑扑的脚印,看来是有人路过的时候踩了几脚。

    把课本上面的脚印拍干净,付诡开始捡起写字的笔。一拿起来,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笔似乎坏了。

    在纸上写了写,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确实是坏了。这是他唯一的笔。

    付诡捏着笔的手紧了紧,还是将它放到书包里面。

    把东西全部收拾好后,他背着书包低头翻窗户离开,全程安静没有说任何话。

    目送人离开,贺儒钰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苦恼。“我好像被排斥了。还以为帮人开窗户,至少能跟人交个朋友,现在看来,似乎防备得更厉害。”

    这是为什么。贺儒钰有些摸不准。

    他没有跟这个年纪的人相处过,或者说,一般来说都是别人上来跟自己搭话的。像现在这样主动,还真的第一次。

    【也许是少年的自尊吧。】

    听到系统这么一说,贺儒钰若有所思,顺便慢悠悠离开教室。“这样......你说的也有道理。”

    贺儒钰前脚刚刚踏出教室,突然想起来窗户没锁,回去从里面将其锁好,然后穿过墙壁往外面走去。

    不管怎么看,这也不是迅速就能解决的问题。贺儒钰在心里询问系统,关于这里的时间流速问题。

    没错,梦境里面时间流速跟现实中的流速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人做梦的时候,在梦里过了很长时间,可能从小孩到老人,而在现实里面其实只是一晚上。

    从系统那里得知数字后,贺儒钰在心里计算下时间,觉得时间是够了。

    晚上,付诡把捡到的瓶子放到袋子里,完成作业和预习复习工作,又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事情,这才拿着杯子去洗漱。

    他无视周围的那些东西,不由想起教室里面的那个鬼。明明是个鬼,却一眼看过去就跟其他东西区别开来,特别的醒目。

    心里想着,付诡抬眼瞥到镜子里面的自己。此时他穿着个很简单的背心,原来黑色疤痕除了遍布脸和脖子以外,整个身上也全都是的,完全遮盖住了原本模样。

    在有了这个东西后,平常喜欢上来恶作剧的鬼魂变少了,这让付诡烦躁的生活带来些平缓。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付诡一只手抚上脖子,眼神晦暗。“这样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讲个鬼故事,因为某种原因要在周四前写够1.5w,所以……

    第41章

    早上付诡来到教室, 微微抬头扫了四周一眼,没发现那个奇特的鬼魂,不由松了口气。

    看来没有被缠上。

    确定这个结果后, 付诡来到自己的座位,把书包放下摊开课本。看着纸张上面的文字, 脑海里浮现昨晚的画面, 心里升起丝道不明的情绪。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付诡整个人懵了下, 很快将其抛到脑后。他决定立刻开始做题目, 把自己莫名其妙偏移的注意力给拉回来。

    笔在纸上划过, 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付诡愣了下, 突然想起来这支笔在昨天被摔坏了。

    他只有这一支笔。

    昨天原本是准备去买一支新的,可是却忘了。这种失误不应该出现的。

    付诡抿了抿唇, 盯着手里的笔半晌, 一时间有些走神。

    “笔坏了?”温润的声音出现在旁边,让付诡原本飘忽的心落地, 猛地清醒过来。

    贺儒钰站在旁边,见付诡僵硬地坐着, 好像被吓到似的,眼中闪过些许懊恼。差点忘了自己现在移动是没有动静的, 这么突然开口, 似乎真的挺吓人……看来下次得弄出些响动提前提醒一下。

    他轻咳声将此时揭过去,拿出支笔递过去放到桌子上。“我这正好有支笔, 不介意就拿过去用吧, 学习要紧。”

    此时正好上课铃响起,贺儒钰原本还想跟人说说话,但看着对方紧张模样又没说出口, 给人留下个很友善的表情,后退两步消失在原地。

    算了,下次再说吧。

    付诡看着桌子上面的笔,黑色磨砂质感,笔帽上是浅浅的金色纹路,是很多人最近都在用的款式。他之前特意去看了看,价格也是普通样式的几倍。

    对于付诡来说,笔只要能写就行,款式什么的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因为按照性价比来说,一支磨砂质感的笔,可以买到三支普通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