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二 以死明志

    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第一五零二 以死明志
    ‘嗡嗡!’
    我开车冲进院子以后,速度不减,继续奔着前方的别墅冲了过去,随后一脚刹车停在了别墅门前。
    ‘咣当!’
    ‘咣当!’
    我们这边的一行车队停稳之后,大家都开始在门口集合,随后苍哥拎着枪,第一个奔着别墅冲了过去。
    ‘吭!吭!’
    明杰跟在苍哥身边,对着别墅的门锁崩了两枪,随后抬腿‘嘭’的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接着我们所有人鱼贯而入,加上护矿队的青年,足有二十来人,都涌进了屋内,我进门之后,四处看了看,顿时感觉到了异常,因为我们外面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这里面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确实太奇怪了。
    东哥打量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一摆手:“搜!”
    东哥话音落,我带着几个人,直接向二楼跑了上去,随后开始挨个房间的搜索房间,但是翻了一圈,都是空的,确认这一切之后,我第一个回到了楼下:“空的!”
    “我这边没人!”
    “我这边也是!”
    “……!”
    很快,杨涛、史一刚、明杰、苍哥、大龙、二哥我们这些人就都聚在了大厅里,大家面面相觑,我皱眉看了东哥一眼,这时候感觉也很迷茫,也不知道他来我们来这里,究竟是为了试探我们,还是家里有人走漏了消息。
    苍哥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众人,调整了一下呼吸:“楚东,家里有鬼,已经定局了!”
    “你们也看见了,公司现在很艰难,大家有想离开的心思,我不阻拦,但是大家毕竟在一起混了这么多年,没必要非要闹得鱼死网破,谁有更好的前程可去,现在自己站出来,我不阻拦。”东哥环视众人:“自己站出来,总比大家撕破脸要强。”
    东哥话音落,房间内鸦雀无声。
    “大哥!”
    “东哥!”
    就在大家都以为房间内会继续冷场的时候,二哥和大龙同时开口,听见他们俩的声音,我们大家都跟着愣了一下,随后我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二哥的方向,二哥见我在看他,微微摇头,示意我不要出声,看见二哥的动作,我眉头紧锁,想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东哥见大龙和二哥同时开口,掏了烟盒:“你们有什么话说?”
    “刚才搜查一楼的时候,我看见二哥打了一个电话,之前咱们所有人的手机都是被收走了的,但是电话是二哥收的,所以他这个电话打出去,让我觉得很不正常!”大龙抢先开口。
    “我艹你妈,你他妈咬我?!”二哥听完大龙的话,直接举起了枪。
    “二黑,你他妈的要干什么?!”明杰看见二哥的动作,一下子就把手里的枪跟举了起来,而旁边的博博还有明杰带来的人,都举枪指向了二哥。
    “艹你妈!把枪给我放下!”看见明杰他们举枪指向了二哥,我根本没有思考,就也跟着把枪举了起来,我这一动枪,史一刚和杨涛也纷纷抬手,跟明杰他们对峙了起来,而手下那些人,跟我们关系比较好的,也都跟着举枪,剩下几个中立的人,也都变得一脸迷茫,苍哥并没有理会我们的纷争,一步上前,将东哥挡在了身后。
    “盛东如此,败了也不稀奇。”东哥看见房间里的景象,神色有些心痛:“一座空荡荡的别墅,连一个敌人都没有,你们就开始刀枪相向,盛东,原来早已经不再昌盛了。”
    “东哥,大龙才是那个内鬼,之前我亲眼看见他打了那个电话!”二哥看见东哥的神色,也很着急的解释了一句。
    “罢了!罢了!”东哥微微摆手,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我当初在房鬼子那里做过鬼,做鬼的感觉,很累,很难,也很挣扎。”苍哥同时看着二哥和明杰:“那个电话呢?”
    “就在最里面那个房间的垃圾桶!”大龙指着里面的房间,语速很快的开口:“当时他听见我的脚步声,把手机扔了!”
    “我艹你妈!”二哥作势就要开枪。
    “二黑,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你敢动我的人,我他妈跟你玩命!”明杰一声嘶吼。
    “小刚,去把那个手机找出来!”听完明杰的回应,我扭头对史一刚吩咐了一句。
    “嗯!”史一刚点了点头,转身去了里面的方哥房间,很快就返了回来,比划了一下手里的一部新手机:“找到了!”
    我看了史一刚一眼:“有密码吗?”
    史一刚低头鼓捣了一下:“没有!”
    “按照原号码拨回去。”我停顿了一下:“开免提!”
    “好!”
    史一刚说着就要拨号。
    “等等!”
    苍哥微微摆手,打断了史一刚的动作,看着二哥和大龙:“你们把枪交出来。”
    二哥和大龙听见这话,对视一眼之后,都把枪递给了苍哥。
    “嘟…嘟……”
    这时候,史一刚也开始拨号,过了几秒钟之后,电话被接通,随后张康的声音传了出来:“喂,大龙?”
    “我艹你妈!”大龙听见张康的声音,一愣过后,接着又是一声大吼:“你他妈玩我!我艹你妈!”
    “嘟…嘟……”
    电话对面直接挂断。
    “大龙!你他妈还有什么话说?!”二哥听见对方挂断电话,一声怒吼。
    “你坑我!你是故意让我看见你打电话的,是不是?!”大龙脖子上青筋暴起的看着二哥:“你是故意的!你故意让我看见你打电话,然后引诱我回拨过去的,是不是?!”
    “你别再反咬一口了,行吗!”二哥怒气冲冲的看着大龙:“从你被活埋半小时还能活命开始,我就怀疑你了,今天你就弄了这么一出,因为你知道我看见了你拨打电话,所以准备先把我咬出来,这样一来,你即便暴露了,也他妈可以有借口洗脱罪名,是吗?”
    “我去你妈的!”大龙听完二哥的话,奔着他就扑了上去,看见大龙的动作,我们都举起了枪,指向了大龙:“别动!”
    ‘刷!’
    大龙看见我们的动作,盯着我看了一眼,眼泪顺着眼角淌落:“飞哥,连你也不信我,是吗?”
    我做了个深呼吸:“大龙,有什么事情,我们过后再说,你现在不要冲动!”
    “他就是鬼!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大龙听完我的回答,急的眼眶发红,四下扫了一眼,奔着明杰就扑了上去。
    “大龙,你要干什么?”明杰身边的博博看见大龙的动作,伸手就拦了一下,但是没有举枪,毕竟他们都是一起混出来的东西,所以在博博的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对他开枪这个意识。
    ‘刷!’
    大龙上前之后,一把握住了博博手里的枪,接着‘嘭’的一拳打在了博博的脸上,把枪夺在了手里。
    “大龙,那个内鬼真的是你?!”明杰看见大龙的动作,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他妈说了,我不是内鬼!!”大龙夺枪后,大家都很紧张,但是还没等我们做出动作,大龙就直接抬手,把枪顶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看见大龙的动作,我们集体一愣。
    “大龙,你要干什么?!”博博看见大龙的动作,迈步就要上前:“你别犯傻!”
    “都别动!”大龙用枪顶着自己的头喊了一句,随后微微后退,满脸眼泪的看着我们这些人:“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解释,可我真的不是内鬼!自从小胖没了以后,我的心就死了,我只想给他报仇!报仇!报仇!可是这个仇我报不了了,你们都他妈怀疑我,就连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埋了那么久都没死,可是我没死,难道是我的错吗?一直以来,我都把你们当成过命的兄弟,可是兄弟活着,对你们而言不是幸运,而是猜忌,对吗!”
    “大龙,你被犯傻,只要我在这里,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大龙大声开口:“有话好好说,你别犯傻!”
    “我没法好好说!我他只要活着,这个鬼就永远弄不清楚!”大龙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句,随后看着明杰:“哥,二黑真的是鬼,可是我不能对他开枪,否则就连你都没办法洗清自己了,我能做的,唯有以死明志,我一直以为,我是盛东公司的一份子,但是我错了,盛东公司就是一座没有感情的机器,我很幸运,我很幸运自己在临死之前看清了这一点,也知道了我大龙临死,只是你薛明杰的弟弟!”
    “大龙,你听我说……”明杰迈步就要上前。
    ‘砰!’
    一声枪响,大龙的血溅了一枪,身体轰然倒塌。
    “大龙!大龙!!”博博看见大龙这幅模样,就像疯了一样的冲上前去,开始抱着他的尸体嚎啕大哭,而明杰看见这一幕之后,站在原地抽了好几口气,随后眼睛都红了,转身就持枪指向了二哥:“你他妈还有什么话说!?”
    “明杰,把枪放下!”看见明杰的动作,我再次抬手。
    “小飞,别拦他!”
    二哥看见我的动作,压下了我的胳膊,向前一步站在了明杰的枪口之下,看着大龙的尸体,胸口剧烈起伏:“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现在大龙已经死了,他用命做的局,连对证的机会都不给我,你们让我怎么解释?既然你想开枪,那就打死我好了,反正现在最有嫌疑的两个人就是我和大龙,只要我死了,盛东就太平了,不是吗?既然大龙可以用命替别人做局,那我他妈的也能用命把盛东公司洗干净!”
    ‘砰砰!’
    这时候,连续响起了两声枪响,听见这个枪声,我被吓的一激灵,看了看明杰手里的枪,没有开火的痕迹。
    ‘咣当!’
    与此同时,别墅的门被一把推开,随后一个青年捂着胳膊就跑进了房间里:“外面!外面有人冲进来了!”
    ‘砰砰砰!’
    ‘吭!吭!’
    与此同时,院子里的枪声已经连成了片。
    第一五零二 以死明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