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零 冷磊的电话

    “没有!”大龙摇头:“当时我已经认定出卖我们的人就是你了,所以打算跟你拼命,给小胖他们报仇,我都已经做好必死的准备了,自然不会拖杰哥下水!”

    听完大龙的一番回答,我继续沉默不语,开始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如果大龙没有对我撒谎的话,倘若那条信息真的不是他发的,那么他说的没错,杨涛确实就有很大的嫌疑,因为当时我和苍哥都在场,大家都看了那条视频,而且什么都没看出来,但杨涛只看了一边,就准确的报出了大龙他们所在的位置,这一点着实让人匪夷所思,还有二哥的事,大龙说他们对二哥讲了自己的行踪,而且他们又是在高速路口被堵截的,这样一来,他把事情推在二哥身上,也是有依据的。

    至于对方那些人为什么留下了大龙,应该是打算挑拨我和明杰的关系,毕竟他是明杰的人,如果他把这些话对明杰说了,那么明杰因为小胖的死,肯定会跟我反目成仇。

    大龙的一番说辞,都是有理有据的推论,唯一的漏洞就是死无对证,现在大龙口口声声跟我说,他晚上砍死的那个人就是活埋他们的元凶,可倘若那个人不是凶手,而是知道首席很多内幕,被他灭口了呢?

    如果大龙在说谎,毕竟他的说辞,全都是死无对证的,而且大龙如若真的在说谎的话,那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他同时离间了两个跟我关系最好的人。

    房间内,大龙见我沉默,同样不语,神情显得十分低落,看见大龙的模样,我做了一个深呼吸:“你记住,这件事你只能对我说,绝对不允许对外人再次提起,听明白了吗?”

    “飞哥,你不信我,是吗?”大龙听完我的回答,神情更加凝重:“因为二黑和杨涛都是你的兄弟,而我只是一个手下,所以在你心中,他们这些人的可信度都比我高,对不对!”

    看见大龙偏执的样子,我多少也能理解:“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现在公司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咱们本就四面楚歌,如果这时候再闹一出抓内鬼的戏码出来,大家的人心就散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做的是一致对外,而不是去怀疑自己身边的兄弟!”

    大龙听完我的话,自嘲的笑了笑:“内鬼,也是我们的兄弟吗?如果他们真的拿我们当兄弟,又怎么会毫不留情的除掉了小胖和赵淮阳呢。”

    我做了个深呼吸:“至少在这个内鬼没有彻底暴露之前,他仍旧是我们的兄弟。”

    “飞哥,如果这个内鬼,真是二黑和杨涛的其中之一呢?!”大龙抬起头跟着对视着:“你会怎么办?你会阻止我去为我的兄弟复仇吗?”

    “你今晚的话,说的太多了。”听见大龙如此直白的质问,我有些不悦:“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飞哥,你会阻止我吗?”大龙继续问了一句。

    “你知道吗,今晚我带你去办事,是因为大家都怀疑你不正常,我是为了试探你!”我思考了一下,感觉大龙不管是不是内鬼,应该也能想明白这其中的事情,所以并没有绕弯子:“知道我为什么放你离开了吗?”

    大龙听完我的回答,思考了片刻,起身向门外走去:“如果真的让我查出了坑害小胖和淮阳的凶手,你拦不住我,谁都拦不住我!还有,那个一心往我身上泼脏水的人,自己也未必干净!”

    ‘咣当!’

    大龙拽开房门之后,迈步走出房间,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看见大龙离开,我从椅子上起身,十分疲惫的躺在了床上,几分钟后,把一个枕头立在了床头,靠坐了起来,这时候我的思维真的已经彻底混乱了,从感情上来讲,我确实跟二哥和杨涛更近了一些,所以从潜意识上讲,我更倾向于大龙真的是内鬼,而他今晚的所作所为,也正如杨涛之前说过的一样,他现在乱咬人,就是感觉自己的身份太明显了,所以想要跳出来把水搅浑,让自己重新隐藏起来,或者事情真如大龙所说,他是被冤枉的,那么二哥和杨涛里面,肯定会有一个人很不正常,加之大龙还没醒的时候,杨涛就对我说过他怀疑大龙,而之前在地下车库的时候,二哥也说他现在看不懂明杰这一系的人马。

    杨涛、二黑、大龙。

    三个名字在我的脑海中不住盘旋,可有问题的人,究竟是谁呢?

    ……

    因为大龙谈话的事情,我失眠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的时候,身上的疼痛感愈发强烈,出门转了一圈,公司里所有的人全都不在,问了一下守在门口的几个兄弟,苍哥和东哥他们竟然彻夜未归,给史一刚打了个电话,这一夜的时间,二哥他们俩已经带着人捣毁了首席那边的很多地下产业,据说其他人那边也闹得很凶。

    撑了一上午的时间以后,我终于熬不住了,回到房间之后,一头扎在床上沉沉睡去。

    ‘铃铃铃!’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打过来的陌生来电,按下了接听,没有说话。

    “是我。”冷磊的声音顺着听筒传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死了。”我声音清冷的回应了一句。

    “我要两样东西,你答应我的钱,冷欣的骨灰,还有之前的条件,帮我洗脱身上的罪名。”

    “想脱罪可以,但是你得进去蹲一阵子。”我停顿了一下:“进去判个缓刑!”

    “韩飞,你他妈玩我?!”冷磊听见我的回应,声音变得极其愤怒:“我他妈进去了,还能出的来吗?!”

    “你如果想结束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必须判处缓刑,至于是否相信我,随你!”我停顿了一下:“或许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希望你在被抓捕的时候因为拘捕被击毙!”

    冷磊那边沉默了一下:“如果我进去之后被判了实刑,怎么办?”

    “我说了,你想洗脱罪名,只有判缓这一条路,信不信由你。”我停顿了一下:“什么时候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妈的!”冷磊在那边骂了一句,思考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我自首之前,必须先把冷欣的骨灰取出来下葬!”

    “可以!”

    “事什么时候能去办?”

    “明天吧。”我思考了一下:“明天上午,你等我电话!”

    “如果你骗我,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

    “嘟…嘟……”

    我懒得听冷磊的说教,直接挂断了电话,迷迷糊糊的继续睡了过去。

    ……

    次日清晨,我一觉睡醒之后,拿起床头的烟点燃了一支,想起昨夜冷磊打来的那个电话,起身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下楼驱车前往了刑警队。

    “呦,过来了!”我这边刚一进门,刑警队的保安就跟我打了个招呼,来了这么多次,我们早就混熟了。

    “嗯,今天你值班啊!”我笑了笑,掏出烟递过去了一支:“任队在吗?”

    “在呢!”

    “我去看看!”我跟保安聊了一句,随后上楼去了任哥的办公室,进门的时候,任哥正在用电脑写着一个什么汇报,看见任哥认真的样子,我咧嘴一笑:“双休日还这么认真啊?”

    “没办法,白头翁的案子破了之后,到现在收尾工作还没完成呢!”任哥咧嘴一笑:“也对亏了你,给我找了这么多事做!”

    我哑然失笑:“你这话听起来,可不像是在夸我。”

    “我还真是在夸你。”任哥也跟着笑了笑:“因为这起案子,我们内部已经有说法了,我可能还可以往上走一步。”

    “那恭喜你了,任副局长!”听说任哥要升职,我也很开心的笑了笑,因为家里老爷子的缘故,任哥其实早就可以走这一步,但一直卡在资历上,如今他破获了省内都能排上号的白头翁案,想往上走一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恭喜的事先不提,等正式任命下来了,我请你吃饭,好好犒劳你。”任哥停顿了一下:“你过来找我,想办什么事啊?”

    “冷磊!”我吐出一口气:“我上次不是跟你聊过吗,我答应冷磊,要帮他把身份洗白。”

    “嗯,这件事我知道。”任哥点了点头,放下键盘鼠标,点燃了一支烟:“你上次跟我通过电话之后,我就已经提前跟相关部门和单位透过气了,因为房鬼子那些案子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现在也没人盯着,所以冷磊来自首,然后判个缓刑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那我尽快通知他过来。”

    “小飞,你跟冷磊之间的关系始终不太对付,你真要帮他啊?”任哥确认了一句。

    “我是在帮冷欣。”我并不愿意过多的提起愣着这个人,话锋一转:“帮我披个条子吧,我把冷欣的骨灰领走!”

    “好。”任哥似乎看出了我情绪不高,笑着拿起了纸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