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七 紧张的关系

    杨涛和史一刚我们经过短暂停留之后,大家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驱车返回了金海大厦,等我们到金海大厦楼下的时候,之前停在大厦入口和地下车库入口的私家车翻了一倍,看来我们今晚在动手以后,东哥也在防止着首席那边的反扑。

    史一刚驱车驶进地下车库之后,刚把车停稳,二哥的酷路泽也随即停在了我们旁边的车位上,随后二哥带着几名青年,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看见我们下车,又看了看满身伤痕的我和杨涛,微微一怔:“你们怎么搞的,怎么这么狼狈呢?”

    “别提了,今天晚上,我差点折在办事的地方。”我递过去一支烟,又看了看毫发无损的二哥:“你没事吧?”

    “我一切正常,事情也办的很顺利。”二哥笑了笑,随后就跟我们一起往电梯口那边走去,等电梯落下后,二哥犹豫了一下,看着史一刚和杨涛:“你们先上楼,我跟小飞说几句话。”

    “嗯,好。”史一刚和杨涛听见这话,带着其余的人走进了电梯里。

    等电梯门关闭以后,我看着二哥:“什么事啊,非得让我留下单独说?”

    “也没什么的,就是有些事,想嘱咐你几句。”二哥微微一笑,坐在了旁边的一个车头上:“还记得吧,当年你刚来盛东公司的,大斌、国豪、子谦、明杰、晋鹏,还有史一刚和阿振你们,咱们这些人兵强马壮的,可是你在看看如今,就剩下咱们几个了,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在我的印象中,你不是个喜欢绕弯子的人啊。”我有些好奇的看了二哥一眼,思考了一下,试探着开口:“说明咱们这条路,是用血铺就的?”

    “不!”二哥微微摇头:“说明在咱们这条路上,没有脑子的莽夫,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听完二哥的话,我随即一愣。

    “我知道,你认为我是东哥最喜欢的兄弟,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该说出这番泄气的话出来。”二哥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我的反应,所以依旧很平静的看着我:“小飞,当年是我把你带进这个圈子的,所以我得对你负责,明白吗!”

    “你想怎么对我负责?”听完二哥的话,我心里忽然感觉很不舒服,因为在我看来,大家既然都是盛东公司的一份子,那么自然应该在公司有难的时候同仇敌忾去一致对外,而不是像二哥一样事情还没有办,就首先给自己预留了退路,但想了想,二哥跟我说这些,也是为了我好,所以没有反驳。

    二哥看着我,微微叹了口气:“小飞,你也知道,东哥曾经是康哥最喜欢的手下,在首席公司鼎盛的时候,东哥跟康哥好的就像一个人似的,可是现在他们忽然就翻脸了,你知道这种同门的翻脸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不死不休,最近这几年,咱们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一路走到今天,真的太不容易了,我也见证了身边太多的人离开了我们,所以我今天想跟你单独聊聊,并不是打算劝你离开盛东公司,也不是想要阻止你干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人这一辈子该追求的东西有很多,你不应该只为了兄弟义气活着,在紧要关头,你还得学会保住自己的小命,懂吗!”

    “嗯。”看见二哥的神色,我轻轻应了一声。

    “你记住,最近公司要办的,都是玩命的事,所以你遇见事情的时候,千万要多长点脑子,哪怕事情办错了、搞砸了,也要把自己的小命给保住,只有人活着,很多事情才有希望和机会,记住了吗?”

    “二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或者对咱们这次的对抗不乐观啊?”我舔着嘴唇看向了二哥:“怎么这么感慨呢?”

    “也没什么,我只是在回来的路上听说希佑为了把事情办成,连命都拼上了,所以怕你也变得冲动,整个公司里,或许没人比我更关心你的死活了。”二哥笑了笑,继续开口道:“至于对这次争端不乐观,这一点倒是真的,毕竟咱们这边刚刚成立矿区,根基还不稳,而康哥已经在安壤立棍这么多年了,双方的实力差距本来就很大,虽然现在的首席矿业略显式微,跟咱们的实力差距并不算太大,可实际上,你觉得康哥可能一点背后的力量都没有吗,即便他真的没有后手,双方的实力旗鼓相当,可是这种同量级的抗衡,如果不填进去几条人命,又怎么可能被轻易平息呢。”

    “呼!”

    听完二哥的话,我思考了一下,他的想法确实很全面,其实这些道理我也懂,自从东哥忽然跟康哥翻脸开始,我就知道双方没有缓和的余地了,而且我们这次所经历的事情,会比之前的房鬼子、白松、牛万成、毛跃进、车良恭等等所有的人闹得都凶,只是这次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我又是带着张琳离世的悲伤处理的这些事情,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已经本能的规避了这些让人心烦的念头。

    ‘啪啪!’

    二哥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现在的盛东公司,就像是一个四处漏风的房间,我们被风吹着,但是连风是从哪里吹出来的都不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情,如果家里没有内鬼,咱们是绝对不会暴露的,今天晚上希佑和大.麻雀命不好,去了一个最危险的地方,赔上了一个人,如果恰巧去那个地方的是咱们,或者咱们去的地方有对方的埋伏,那又该怎么办呢?”

    “你说的情况,我已经遇见了。”我比划了一下受伤的胳膊:“如果不是我命大,可能今天晚上死的人,就会多我一个了。”

    “如今的盛东,确实是个多事之秋,而且这个内忧,似乎比外患还要严重。”二哥有些忧愁的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

    “家里的内鬼是谁,你有方向吗?”听见二哥提起了这件事,我舔了下嘴唇:“你既然提起这件事,总得有个方向吧?”

    “没有。”二哥很直白的摇了摇头:“说实话,我最讨厌的就是在家里拔钉子这种事了,咱们大家都在一起混了这么多年了,你说我是信谁还是不信谁啊,对吧?”

    “是啊。”我微微点头:“现在家里这些人,都是盛东最核心的几个人了,大家全都是从一无所有摸爬滚打到今天的,有时候,我真的没办法鼓起勇气去怀疑他们。”

    “小飞,你不是鬼吧?”二哥看着我,突兀的问了一句。

    “什么?”听完二哥的话,我蓦地一怔:“你怎么会这么想?”

    “呵呵,逗你呢。”二哥咧嘴一笑:“家里这些人,说谁是鬼我都信,唯独不相信是你,你的性格太直了,很多事情你能看明白,但是仍旧不会改变你的选择,不过话说回来,正因为我相信家里谁都可能是鬼,所以我才更觉得咱们的处境危险,不是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人我没办法保证,但是我最起码能够保证史一刚和杨涛的清白。”我晃了晃手里的空烟盒,把二哥的烟拿过来,点燃了一支:“至于老骆,他是被东哥安插在房鬼子身边的人,我觉得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剩下的人,就只有明杰和大龙了。”二哥舔了下嘴唇:“说实话,大龙这次被活埋半小时还可以被救过来,这件事真的太诡异了,而且他刚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能平心静气的跟咱们去办事,我以前也没发现他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啊,还有就是明杰,最近这几年,咱们分隔两地,如果换做以前,我自诩还算对明杰有所了解,可是咱们这么久没见,彼此之前都已经产生了一种隔阂感,你也知道,时间和物质是能够冲淡友情的,其实我很害怕,我怕在明杰心中,咱们这些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兄弟了。”

    二哥话音落,气氛有些压抑,我蹭了蹭鼻子,微微摇头:“最近这几年,明杰的变化确实不小,让人越来越看不透了,但是我觉得大龙不是内鬼。”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虽然大龙做的很多事情都很反常,不过我总觉得大龙不像是出卖了大家的人。”

    “人这东西,是最善于伪装的,有些时候我们越看不透的人,才更让人恐惧,不是么。”二哥停顿了一下,刚要说点什么,随后地下车库的入口那边就响起了一阵引擎声,听见这个声音,我和二哥齐齐侧目,看见明杰的车向这边驶来,适时的收起了话题。

    ‘吱嘎!’

    明杰的车停下之后,他也带着博博和其余几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因为明杰今晚的抽身比较及时,所以身上也没有伤什么的,由于之前小胖的死,我跟明杰之间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他下车看见我之后,也没打招呼,脸色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大龙呢?”

    “不知道,我们跑散了,联系不上他。”看见明杰眼神中的敌意,我蹙眉回应道。

    “不知道?你带着我的人出去办事,现在人在哪你都不知道?!”明杰徒然提高了音量:“你想让他变成下一个小胖,是吗?!”

    “在你跟我发脾气之前,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大龙不是在为我办事,他是在为公司办事!”听见明杰的质问,我也带着气的回应了一句:“他没为我卖命,你他妈明白吗!”

    “韩飞,我提前警告你,现在小胖已经没了,如果大龙再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他妈跟你没完!”明杰扔下一句话,直接走进了电梯里。

    “妈的!”看着关闭的电梯门,我气得肩膀抖动。

    “别生气了,你没见他连我都没搭理么,在明杰的心中,他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了,我们也不是曾经的我们。”二哥安慰了我一句,接着低头思考了一下:“哎?这是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