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三 山谷血斗

    夜色苍茫,几台车的车灯将这座不知名的山谷照的灯火通明,随着我和杨涛被人围在捷达车边,对方的人全都停住了脚步,跟我们保持着五六米远的距离,此刻我手里拎着一把长刀,杨涛也握着那把仿五四,跟我背对而战,与外面的人群对视着。

    “看样子,咱们哥俩今天是离不开这个鬼地方了。”我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群,活动了一下握刀的手腕,嗓音有些低沉:“早知道这样,今晚的活就不该拽着你。”

    “说多了。”杨涛笑了笑:“自打从周平跟你回龙城的那天起,我就把你当成了我最好的兄弟,大家一起混了这么久,风风雨雨的经历了无数,死里逃生也不是一次两次,对于咱们这种人来说,活一天赚一天,没有谁对不起谁,如果咱们之间不是过命的交情,我也不会陪你这么久,咱们俩更不会一起站在这。”

    听完杨涛的话,我的心中泛起了一抹苦涩:“我韩飞这辈子,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小时候一直活得挺自卑,但是临走之前能有你们这群兄弟,我值了!”

    “谁又不是呢。”杨涛笑了笑:“幸亏史一刚那个傻子被你留在外面了,咱们哥仨还不至于全军覆没,以后逢年过节,最起码还有人给咱们烧点纸。”

    “如果谁先下去了,别急着投胎,再喝最后一顿酒!”话音落,我猛然举起了手里的刀:“干了!”

    ‘哗啦!’

    ‘哗啦!’

    ‘呼啦啦!’

    我一嗓子吼完,身前的人群纷纷开始向前涌动,各种枪械上膛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

    “慢!”

    与此同时,人群外传出了一声呼喝,随后人群微微停下脚步,接着我身前的人群让开一道缝隙,大奎迈步从人群后走了出来,看见站在车边的我,叹了口气:“没想到今天晚上过来的,竟然是你这个小崽子!”

    ‘刷!’

    杨涛看见大奎出现,不动声色的抬起了手,以他的枪法,如果在偷袭之下一枪干掉大奎,肯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而我察觉到杨涛的动作之后,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别动!”

    “呵呵!”

    大奎察觉到我的动作,这才注意到杨涛手里的枪,对我笑了笑:“你小子还算有良心,也不枉我前些日子在冷磊手下救了你一命!”

    “欠你的,我已经还给你了。”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奎:“咱们今天站在这里,已经没有叙旧的可能,不是么?”

    “是啊。”大奎点了点头:“知道吗,甘楚东是我的兄弟,曾经的某一天,我们两个也像你们两个一样,这样并肩战斗过,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成为敌人,盛东公司这些小崽子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你,韩飞,别逼我动手,把刀扔了吧。”

    “然后呢?”我对大奎笑了笑:“把刀扔了以后呢?”

    “跟我走,我让你活着。”大奎认真的看着我:“你还年轻,没必要因为老一辈的恩怨,去断送自己的前程,这样真的没什么意义,因为盛东和首席的恩怨终将过去,但你们的人生还长。”

    我再次一笑:“我能把你的话,理解为劝降吗?”

    大奎有些无奈的看着我:“我是在救你。”

    听完大奎的话,我活动了一下握刀的手腕,没有作声。

    “唉……”

    大奎看见我的举动,摇着头叹了口气,随后开始缓步向人群外退去:“拿枪的全把枪放下,要活的!”

    ‘呼啦啦!’

    大奎话音落,我们身前的几十个人,就向潮水一般向我们涌了上来。

    ‘砰砰砰!’

    杨涛看见对伙的人开始冲锋,手里的收枪开始连续扣动扳机,但是子弹打在那些人身上之后,他们的衣服崩裂,里面直接露出了防弹衣,看见这一幕,杨涛枪口微抬,直接瞄准了一个人的头。

    “艹你妈!你一枪能打死三十人吗?!”在杨涛抬手的一瞬间,对伙的一个人抡起刀,对着杨涛就劈了下去,看见这个人的动作,我猛的抬手挡了一下。

    ‘当!’

    两道交错,传出了一阵金属的铮鸣,我这边还没等收回手,一个人的镐把砸在我的后背上,‘嘭’的泛起了一声闷响,我被砸了一个趔趄之后,反手对着这个人的身上又是一刀劈了下去,但是并未传来熟悉的触感,我一刀砍在这个人的肩膀上,直接划破了他的外衣,随后刀锋顺着防弹衣改变了方向。

    “去你妈的!”杨涛看见我失手,抬起手直接瞄准了这个人的头,而对面的人反应也很快,压着杨涛的手使劲往下按了一下。

    ‘砰!’

    枪火乍现,这个人的腿上溅起了一阵血雾,接着他一声哀嚎,我反手一刀剁在他脸上,直接把人给放倒了。

    ‘噗嗤!’

    ‘噗嗤!’

    对面那些人发现杨涛手里握着枪,全都开始奔着他一个人招呼,杨涛‘砰砰’的对着人群里继续打了两枪,随后我们俩直接被人群给挤在了中间,我拎着刀往下剁了两次,发现根本砍不到人,开始把刀身一转,用刀把子在面前的一个人头上猛地砸了两下,趁着这个人身体后仰的同时,杨涛一把拽住他手里的钢管,直接把家伙抢了过来,随后也开始对着人群反击,在这种对伙疯狂冲锋的混战中,杨涛的手枪已经彻底失去了威慑力。

    杨涛用钢管连续砸倒了身边的两个人之后,我感觉周围轻松了不少,手里的尖刀平端,对着一个人的肚子一刀就刺了上去,但是今天这些人全都穿着防弹衣,我这一刀下去,只是顶着他退了一步,趁着这个人后退的空当,我反手一刀,直接对着他的脖子劈了下去,这个人看见我的动作,完全出于本能的伸手奔着我的刀抓了过来。

    ‘噗嗤!’

    随着血液飞溅,,接着他一声哀嚎,又被我一刀扫在脸上,当场倒地。

    ‘噗嗤!’

    我这边放倒一个人之后,后背传来了一身强烈的灼痛,身体开始前倾,接着又是另外一个人上前,手里的钢管‘嘭’的一声砸在了我脸上,我感觉嘴里一腥,随后‘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嘭嘭嘭!’

    ‘噗嗤!’

    ‘……!’

    我这边倒地之后,身体各处开始接连传来痛感,手里的刀不断挥舞,但是根本就站不直身体。

    ‘噗嗤!’

    正在我即将被人打的站不起来的时候,杨涛猛地往前窜了一步,手里的钢管使劲向一个人的脸上怼了上去,直接顺着这个人的眼眶扎了进去,随后这个人一声凄厉的哀嚎,杨涛抽出钢管之后,对着一个人的喉结上再次猛地挥了一击,随后拽着我的胳膊,重新把我拉了起来。

    我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感觉自己的头都已经失去了视觉,视线里的一切都在旋转,而且看哪里都是红色的,正在晃神间,一个人从旁边冲上来,对着我又是一刀挥刺,我咬牙躲开这一刀之后,手里的刀由下至上捅出去,一刀扎在了这个人的腋下,随着这个人的惨叫声传出,杨涛‘嘭’的又是一棍子砸在他头上,将其放倒。

    ‘噗嗤!’

    就在杨涛身后的瞬间,他的后背再次被人猛的劈了一刀,随后杨涛被倒在地上的人一绊,踉跄着趴在了地上。

    “小涛!”看见杨涛倒了,我一声大吼,奔着他就扑了过去,在这种以少敌多的斗殴人,一旦人少那一方被击倒,如果不在第一时间爬起来,那么基本上也就没有能够站直身体的机会了。

    ‘嘭!’

    我这边刚一迈步,对上再次被人砸了一钢管,接着膝盖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随后另外一个人手里的刀锋横扫,奔着我的胸口就砸了过来,看见避无可避的刀锋,我把钢刀一竖,立在了胸前。

    ‘当!’

    一声铮鸣过后,我被惯性仰面推倒在了地上,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只脚出现在了我的时间里。

    ‘嘭!’

    我被人一脚跺在脸上,感觉鼻子一酸,有些眩晕的躺在了地上,已经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侧脸一看,杨涛早已经被人群吞没,看见这一幕,我脑海中升起了一抹绝望,刚刚的一番争斗,我和杨涛至少放倒了七八个人,算起来也够本了。

    随着打击感不断传来,我的意思逐渐衰弱,眼前开始发黑。

    ‘砰砰!砰!’

    就在这时,一阵枪声徒然泛起,盖过了我身边的喧嚣,随后我就看见我旁边的一个青年‘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呼啦!’

    因为大奎之前下过命令不让对我们动枪,所以这些人全都把枪扔在了后面的地上,此刻听见枪声响起,之前拿枪的人转身就向后面跑去,剩下的人听见枪声,也同样开始闪躲。

    ‘砰砰砰!’

    枪声依旧在接连响起,但是听起来好像只有一把枪,等我身边的人都散开之后,我顺着枪响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一声喝骂:“他妈的!谁让你回来的!”

    “走!快走!”大龙没有理会我的质问,抬起手对着人群‘砰’的又崩了一枪,伸手就把最近的杨涛从地上拉了起来。